首页 财税 财政 税收 人物 名品 名表 珠宝 收藏 会所 游艇 财务 国际 国内 教育 移民 车界 财经 产经 金融 财富 旅行 高端 自驾 酒店 科技 探索 理财 资讯 机构 中介 社会 体育 理财 天和文化 天和旅游 天和科技 天河猎财

手机版

当前页面:天和网 > 天和科技 > 正文

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
2019-09-11 16:34 来源:未知 热度: 0 /
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
北大校友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科创时代来临,硬科技创业迎来大风口。硬科技指以人工智能、信息技术、光电芯片、生物技术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端科技,区别于以互联网模式创新为主的软科技,硬科技需要长期研发、持续积累才能形成原创技术,具有极高的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,难以被复制和模仿。
 
硬科技创业人才主要集中于国内外顶尖高校,北京大学作为国内最高学府孕育了一批优秀的科创生产力。
 
北大校友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 
9月8日,“燕园情 雄芯志·北大校友科创高峰论坛”于北京北辰洲际酒店召开,本届论坛由燕缘雄芯主办,北大新世纪集团、久友资本、INKO应科公关咨询联合协办。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、北京大学信科院原党委书记郭瑛、北大国重实验室主任陈章渊、傲科光电子董事长商松泉、飞芯电子CEO雷述宇、知存科技CEO王绍迪、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和久友资本董事长、燕缘雄芯平台发起人李阳等杰出校友为大会发表了致辞和主题演讲,现场参会校友近500人。
 
发挥燕缘雄芯平台价值,连接北大校友助力科创
 
北大校友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 
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
 
北京大学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校长在大会致辞中称,中国正迎来伟大复兴,实现中国梦经济上必须要搞上去,就需要经济转型。科技创新是现代经济转型的动力。北京大学作为中国一流综合大学,应该在新的科创时代里走在前面。发挥北大爱国、进步、民主、科学的精神。
 
“我希望从今天成立一个联盟,对中国的科技发展能够作出突出贡献,这样才不愧于我们是北京大学的学子。”
 
王义遒认为,信息技术根本上是从数学、物理、化学等基础学科里诞生,要攻克卡脖子技术,关键还是要发展基础研究。而基础研究的创新突破一定要有思想碰撞,燕缘雄芯这样一个北大校友组织的平台,为创新提供了重要的交流空间。
 
北大校友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 
北大信科院原党委书记郭瑛
 
北大信科院原党委书记郭瑛称,燕缘雄芯平台要整合起北大的校友资源,发挥平台的连接作用,干的实、干得好,在中国下一步战略发展中起到更大的作用。
 
光互连的世界正在爆发
 
随着信息技术发展、数据大爆炸,通信世界正在从电时代全面迈向光时代。
 
北大国重实验室主要研究光传输与光网络、光传感与信号处理、光电子器件与集成,核心是光电子芯片,可应用于海缆、洲际、星际通讯一直到干线、芯片间,也可应用于数据中心、导航感知等。
 
北大校友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 
北大信科院教授、国重实验室主任陈章渊
 
北大信科院教授、国重实验室主任陈章渊介绍,近年来光通信已有两个转变:第一,过去用分离器件搭一个大系统现在变成了一个芯片;第二,光通讯过去主要是运营商在用,非常贵,这几年开始进入消费类市场,成本变低。这两个转变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会。
 
首先,随着数据中心流量在按指数级增长,2018年以太网已完成400G的标准化,意味着数据中心很快会有400G的商用模块。现在市场大批量在用的是还是100G、40G光模块,从40G到400G,是一个巨大的升级需求。
 
其次,随着VR、虚拟现实的发展,多媒体数据传输从HDMI 2.0的18G正走向8K高清2.1的48G、96G甚至192G,这在消费市场带来了有线光缆发展的必然趋势。据了解,中国一年大概产80亿根多媒体线缆,大部分供给国外。
 
第三,在芯片上,随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需要大量计算,计算能力越来越强,但输入输出能力却没有跟上来。从功耗来看,输出输入功耗已快逼近整个IC功耗,逼近电的极限,光通信成为解决电极限的必然趋势。
 
陈章渊称,通过大宽带的光链路,把光和电集成在一个芯片上是目前光互连的主要技术思路。据了解,集成光电子有两种常见方式,一种是用III-V族材料磷化铟、生化铗,另一种是用半导体工业里面用的硅。陈章渊预测到2025年,芯片间或芯片内集成光子将成为可能。
 
科创时代,科研成果如何落地?
 
北大校友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 
校友共话:把握科创时代,落地科研成果
 
科创时代,科研人员正在成为创业的先锋大军,将一个个实验室里的梦想兑现落地。对科研背景的创业者来说,如何来实现科研转化?在角色转化中又面临着怎样的困扰?
 
飞芯电子CEO雷述宇认为创业在选商业模式的时候“取舍”很重要,一定要想得清楚到底要做什么事情。飞芯电子一开始做车载激光雷达,后延展到智能电子、手机、安防、工业,把“激光雷达”直接上位到光学三维建模,就是“取”。但飞芯电子只做光学三维建模里的接收阵列芯片,舍去了发射、光学、模组、算法等等。“取”和“舍”的目的都是服务于其商业模式。
 
芯翼科技创始人肖建宏称,创业的赛道选择非常致命,做技术的人总会想技术能不能做到世界第一,但更重要的应该考虑创业者认为的第一是不是客户认为的第一。
 
硅光物理专家孙笑晨认为创业需要一个很好的团队,这个团队需要去挖掘、去组建,甚至培养。北大的同学一路拔尖上来对自己形成了强大的信心,这个信心非常重要,副作用是创业的时候容易什么都想自己抓。就会陷入到一方面自己精力不够用,另一方面让团队整体合作非常不协调。
 
中科驭数CEO鄢贵海博士毕业后在中科院研究所工作,鄢贵海称:“因为在研究所、高校基本都是老师思维,带学生是要去补弱的学生,但在公司带员工就完全不对。”鄢贵海称:“创业后带员工要用长处,这将直接影响公司的整体效率和扩张速度。”
 
爱特曼科技创始人及CTO刘炜把自己50%的时间花在了客户的拜访和需求了解上,在一线真正聆听客户的需求,反馈给公司和团队,并以此调整产品方向和业务形态。
 
第三代互联网来临,核心基础设施正在构建
 
北大校友助力科创,燕缘雄芯聚焦硬科技
 
傲科光电子董事长商松泉
 
互联网正从移动时代走向万物互联的第三代互联网,对基础设施、数据中心的要求更加严格,光电子作为基础设施提升的一个技术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。
 
第一代互联网的核心网络是建立在2.5G上,电影只能下载了看,第二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可以通过手机看在线的高清电视。而随着人工智能、自动驾驶等第三代互联网的来临,今天的基础设施已无法满足。摩尔定律从物理的角度已经到了极限,如何实现万物互联?光学复合集成成为未来的趋势。
 
傲科光电子董事长商松泉称,光模块是一个非常普遍采用实现光互联的产业,随着应用的趋势不断增长,有将近50%的光模块用在中国,还不包括出口部分,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优势。
 
在光模块里,光芯片和电芯片是主要的成本,但中国在高端芯片上没有自主能力,面临被卡脖子情况。中国的优势是有华为、中兴、烽火,有光模块的厂商还有代工厂商、芯片设计厂商,弱点则在芯片。
 
傲科光电子主要聚焦于芯片设计、高速光电继承互通互联,被评为5G芯片设计企业,其产品已用在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的核心网络里,是国内唯一一家做400G核心网络芯片的半导体企业。
天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相关热词搜索:

频道总排行

热门讨论